Kaiy.

好想吸铠…ԅ(¯﹃¯ԅ)






「想赢就继续,想输就放弃。
没有想赢又放弃的选项啊。」

【铠约】做电灯泡的要知进退

*魔铠视角的脑洞

*无逻辑放飞自我...


1.


大家好我是魔铠,魔力的魔铠甲的铠,目前寄居在西方剑士铠的身体里。


请不要擅自把他比作魔力宝贝之类的东西。他这个人很记仇。


如果你只是个初入战场的新手召唤师,回旋之刃、急刃风暴再加上普通攻击,砍呀砍呀没两下你就被他带走了。都不需要我出马。


而我不出马的时候,就仅仅是个围观群众。求助我也没用。


作为一件活了很久的上古神器,我还是有尊严的。最近我收到了一些铠迷妹们的投诉。说我既然自诩如此厉害,为什么不能护得他们眼中男神的周全,为什么还会让他受伤。...


【铠约】先生,请收下这笔稿费。(下)

*情人节贺文,预计这两天tag下的粮够吃一年!开心hhhh

*CP铠约,现代,作家x编辑的故事

*祝食用愉快

*btw 老福特的定时发送为什么这么不靠谱啊...

(上)(中)


7.


转眼已是来年的二月,编辑部里依旧热火朝天。百里守约收到一条短信。


「终于写完了,我的责编大人,今晚能不能来我家?我是说...对我按时完成稿子的奖励,比如亲手做一顿丰盛的大餐?期待你的回复。铠。」


百里守约看完这条短信,表情并没有那么轻松。他回想起今天早上收到完整的手稿,苏烈看完后表现出不小的惊讶。...


【铠约】先生,请收下这笔稿费。(中)

*情人节贺文

*CP铠约,现代,作者x编辑的故事

(上)


4.


百里守约费了十二分的力气将目测比自己高出一头的铠抗到床上,这时饭菜已经凉了八分。


他拧开床头的台灯,昏黄的光晕映在这个男人棱角分明的侧脸上,竟然,不难看。他闭上眼睛的样子,看起来倒是没有那么冷漠,难以接近。百里守约犹豫了一下,还是扯过被子替他盖好,转身走了出去。


没过一会儿铠就醒了。他隐约记起自己被推开后脑袋好像撞到了柜子,才导致了短暂的昏迷。还有那个小编辑在他倒下后,咬牙切齿的说了句什么?


铠扶额,要不是这几天为了开发新的脑洞并没怎么吃饭,...

【铠约】先生,请收下这笔稿费。(上)

*情人节贺文

*CP铠约,现代,作家x编辑的故事

*感谢 @控制即放肆 的repo,她使这个故事完整,么么哒


1.


「那么,最后一个问题,你为什么想当编辑呢?」


「我,曾经非常看好一个写手,叫魔铠。他的文在连载期间虽然没有上榜,我却觉得文笔幽默,非常有意思。只是后来,他坑了。」


刚毕业的百里守约,回想起大一的时候在x江读到魔铠的文,让他印象很深刻。看到大概十来章的时候,却发现文里已出现了不下三处逻辑上的错误。于是守约就忍不住在评论里尽可能详尽的指出来,语气也很谦逊。当时很期待他的回复,也希望他的文能越来越好。


可没想...

【铠约】长城之上的月全食

*就..写点应景的,短小。


「阿铠,你说我俩今晚负责守夜,是不是很幸运?」


「什么?」


朦胧黯淡的月光下,百里守约扭过头笑了起来。近乎于贴脸下的对视,对铠来说可谓是一种暴击。他怔忪一愣,并没有立刻理解守约这句玩笑话。脑袋里却凭空蹦出来一个词,还是李白来拜访好友苏烈时教他的。


不可方物。


这个词可以用来形容什么呢?比如兰陵王眼里花队的英姿,比如诗仙眼里长城外绵延的大漠,又比如,映在自己眼里的,百里守约的注视。


美的不可方物。让见惯容貌妖异的魔物且从不被迷惑的铠都不自觉屏住呼吸,却半分也不敢...

【铠约】还有牛肉吃吗?

*现代paro

*对不会做饭的自己的怨念

*题文大概不符..


又一个失去温度的早晨。


铠半裸着上身走到冰箱前。曾经打理地一丝不苟的银色发丝稍长了些,却不再束于脑后,随意凌乱的披散开来。冰蓝深邃的眼底,是颓废的黑青色。铠数不清守约离开以后有多少个晚上没有睡过安稳觉了。


这回是饿醒的。


空空如也的腹部沿神经传递着刺痛感,迟钝而麻木。铠知道自己冰箱里的存货没什么研究价值,还是打开了冷藏柜的门。


仿佛开启了一条解封过去的路。


守约消失的这半年来,珍爱食物如命的铠仿佛失去了对吃的、对生存本能的...

【铠约】新手铠的保护靠谱吗?

*写一个简短的游戏脑洞

*额 总觉得潜藏了一堆bug 轻拍!


下路河道旁的草丛微微抖动,自带枫叶特效的百里守约在地上布了一个视野装置。600范围内的视野一下开阔起来,却并没有让他放松警惕。守约不打算多做停留,而是谨慎地退回塔下。平A清掉一波兵线,他观察起了小地图。


这次匹配的打野,名字叫铠。那人一身蓝色劲装挥舞着左臂后的刀刃,正在给红爸爸甩圈圈。守约不打算跟他抢。这局没有辅助跟着,拿一血还是靠打野吧。于是刚开局守约便二话不说地贴墙加速,从红爸爸身旁绕到了下路。就连铠发出的请求集合的信号,他也没有多做理会,只在路过的时候顺手帮忙打了两枪。...


【铠约】病入膏肓的心跳

*记一次发烧,送给瑟瑟发抖的自己..

*希望能甜到大家!


「队长...我哥真的发烧了!他一个狙击手,除了咱们几个,平时本来就不爱跟人亲近,其实他身上烫得不行...」


「什么?!」


快到十一月,长城渐渐现出冬天萧瑟阴沉的景象。依旧和平,只是百里守约病了。


为此,长城守卫军小分队紧急召开了会议。参会人员除了主持者花木兰,还有证人百里玄策,以及铠和苏烈。主题围绕着照顾百里守约的人选选拔以及如何继续保持高质量高营养的伙食这两项,队员们展开了激烈的角逐与讨论。


「苏烈哥,你做吧!」

「不,玄策还是你做吧!你一定继承了你哥的衣钵。」...

©Kaiy.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