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aiy.

农药杂食者,杂食以及杂食。







「想赢就继续,想输就放弃。
没有想赢又放弃的选项啊。」

【双花】手伤了练单手架子鼓的男人你们伤不起

听到一首叫《悲伤童话》的歌,是《盗不起》的第三期ED...


觉得歌词很符合双花给我的感觉,就斗胆写了写。


然后惊喜的发现没两天就是乐乐生日!!然后又惊喜的发现翻唱的大大还唱过张佳乐视角的歌!!


瞬间就把歌声脑补成乐乐唱的了。。


附上链接!真的很好听!!

http://fc.5sing.com/10482683.html###


另,设定为打架子鼓的大孙 x 主唱的乐乐。


双花的文看的不多,但愿没有侵害到哪位大大的权益。。


最后文渣,ooc注意吧!



                                 


窗外风轻云淡,思绪飘落彼岸
猜未完的故事,今夜能否峰回路转
现实总有缺憾,人悲喜间往返
若错过时间,别错过人错过站


 

Q市

 

周末懒洋洋的午后,张佳乐以一种十分舒服的姿势倚坐在自家窗台上,一条腿曲在身前,如果两指间能再夹根烟,时不时抽两口,就可以直接cos叶修了。(叶修:呵呵。cos我,你这是在侮辱脸T这个词呀。可惜他很少抽烟,因为要保护嗓子。靠这个吃饭的,没办法。

 

你以为他在看窗外的车水马龙,图样图森破,其实他只是在出神而已。(你才是图样图森破吧。。

 

张佳乐来到霸图乐队以后很少想起以前的事了。

 

他只是看到了大街上几个陌生的年轻人,应该说是一支乐队,正卖力的弹奏、演唱着一首他熟悉的曲子。虽然只弹到前奏部分,虽然曲调也从缓慢抒情被改编成了现在这种节奏感更强一些,更欢快一些的,他还是能立马就认出来。那是他的歌。

 

一时间场景有些似曾相识,所以他恍惚了。

 

在加入霸图之前,他也是有支自己的乐队的,名字叫百花。他和伙伴们也曾勇敢的站在人流前大声的唱着蹦着。人都是这样,当你终于熬过了那些漫长的幽暗的,却不留退路声嘶力竭的日子,当你终于站上梦想中的舞台被粉丝们仰望着,当你看到似曾相识的场景再回想起过去,反而一切都不再有所谓了,无感了,麻木了。

 

那一张张散在地上的乐谱,那曾经会让人迸发出无限激情的架子鼓,那个用来练习的,总是有着挥散不去的潮气和霉味儿的地下室。还有那声“乐乐”。

 

张佳乐突然一哆嗦,差点从窗台上摔下来。

 

原来是他手机响了。看到屏幕显示的瞬间,他嘴角忍不住抽动了两下。

 

这剧情还能再庸俗点吗,他自己都忍不住吐槽了。

 

【发件人:大孙】

 

耳边响起街上那支乐队主唱轻快的声音,

 

“若错过时间,别错过人错过站。”

 


曾经那青涩的喜欢,一句问候都会慌乱
努力靠近你的世界,触碰着虚构的温暖
在假想中与你畅谈,如此妥帖那么简单
当仰望成习惯,粉饰着隐患,还在为孤单而狂欢


K市

 

彼时还是少年。

 

“乐乐,我们一起组个乐队吧!”

“你声音特好听,语音的时候我就发现了。”

“张佳乐,冷静点儿!我没事。”

 

张佳乐和孙哲平是在网上认识的。在那个时代还算是时髦呢,见网友什么的。

一开始只是在网络里交流着各自喜爱的街头乐队,为陌生人却有着十足的默契而惊喜着,两人的兴趣极其相似。后来聊到他们居然在同一个城市,然后就是理所当然的见面。

 

乐队是两个人一手组建成的。从打工攒钱买乐器,召集其他成员,到租地下室,熬夜写谱子填歌词。一支当时他们都非常喜爱的乐队就是那段时光所有的支撑,成员们都发了狠的练习。张佳乐是主唱,孙哲平敲架子鼓,当然还有贝斯手和键盘。毕竟年轻,又有底子。百花渐渐在他们的城市里出了小名,也开始有了一些乐队演唱会的出场机会。有了进步大家当然都很高兴,也更有热情了。

 

直到孙哲平的手受了伤,进了医院。

 

说实话张佳乐真的不想把这段记忆翻出来,然后当做话题,用来缩小和孙哲平这些年已然南辕北辙的距离。俩人在咖啡厅坐定,张佳乐下意识的就去看他以前受伤的那只手。哦,没长出来第六根指头啊。想想也是,伤口早愈合了,吃饭写字打个飞机足够了。

 

只是,不能再敲架子鼓了。

 

没事儿。真没事儿,有什么啊?

 


谁在倔强撰写着不曾失望的梦想
谁又无声将嬉笑怒骂品赏
或许明天你就转身从此独自流浪
将点滴珍藏也够我念念不忘


那首《悲伤童话》,只是他们闲来无事谱出来抒抒情的产物,很简单的曲子主要是键盘伴奏,所以没有在正式的乐队演唱会上演奏过。或许是哪个以前的成员把谱子给了那个街上的年轻乐队,张佳乐并没有太诧异。他诧异的是,里面的歌词居然成了真。孙哲平真的一个人流浪去了。而他在几年后去了霸图。离开K市,独自一人踏上了去Q市的旅程。

 

直到现在,张佳乐依旧在坚持玩乐队,在霸图还是主唱的位置。霸图要比百花出名多了,至少在Q市,每回的演唱会都是他们在压轴。

 

霸图的鼓手叫韩文清。这个乐队独特的一点是,他们并不是以贝斯手为灵魂的乐队。除了架子鼓,还有张新杰的钢琴,林敬言的萨克斯,每个人都是玩乐器的老手。要说支柱,应该是韩文清吧。张佳乐能够很好的融入到这个乐队中,可能也要归功于这个乐器组合的与众不同,让他不至于总想起往事。

 


青春有道围墙,偶尔拒绝到访
梦想不够形象,所以才更渴望成长
迷茫过的信仰,最终能否盛放
任雨雪风霜,不想错失那道光

乐队刚起步那会儿,不可能一帆风顺。两个人年纪轻轻,总有迷茫找不着方向的时候。情啊爱啊的好像只有年轻不知所谓的时候会经常挂在嘴边,偏偏他们一心扑在乐队上,那种朦胧的隔着不知道是纸还是套的关系根本没工夫思考啊。天天嘴里蹦出来的都是do re mi fa dong ci da ci。等真的懂情爱是什么的时候,却怎么也说不出口了。更何况对方是怎么想的,毫无头绪啊。

 

孙哲平如此这般的烦恼着。

 

楼冠宁他们不造有没有完成任务啊。

 

没错,那首歌是孙哲平教的。

 

并不是为了勾起你的什么记忆,回想起我的好之类的。只是不想让你把我这个人连带那回忆就此打包装箱,以你的性格很有可能…就那么忘了。所以我不能等了。


我的乐乐还没有放弃乐队。虽然曾经迷茫过,但他依旧在向着光前进。这点狠让孙哲平骄傲了一番。

 

对孙哲平来说,张佳乐就是那道光。

 

矫情吧?矫情就对了。

 

乐意。

 

 

依旧很简单的愿望,只是要将你放心上
趟过时间越过网,领悟你所有欢喜悲伤
被岁月封藏的翅膀,等待某天展翼翱翔
你共我的时光,曾虚构的依傍
梦想予生活不过细水流长


 

孙哲平流浪的时候,他明白了梦想真的不是全部。你能把梦想当饭吃吗?当然了,我说的是在实现之前。生活终归是细水流长,不注意时间都从指缝溜走了,谁管你手伤了还是腿断了。

 

每当觉得生活没意思的时候,他都会想想乐乐,想想他唱歌时发亮的眼睛。他知道自己先离开对乐乐的打击很大。如果不能做陪你完成梦想的那个人,我就自动退到角落猫着,看你完成梦想。。

 

没办法,能怎么办呢?你见过单手打架子鼓的么?

 

什么?!你见过?!

 

啊。。是练习的时候被偷窥到了。。吓死爹了。【好像重点不对

 

等孙哲平手恢复的差不多的时候,他遇到了楼冠宁。一群富二代组了个乐队叫义斩。都是出于兴趣,也没有多大的天赋。几个人自己玩的开心不图能有多大名气,所以也就不会像以前一样为了追赶梦想而透不过气。孙哲平也从中找到了些梦想外的东西,音乐带来的新世界。

 

他的风格不再是激烈而疯狂的敲打,而是更加富于变化了。没有受伤的那只手主打,受伤的手不能过量运动偶尔来那么几下,却也能敲出不一样的感觉。

 

可以说孙哲平又回来了,回到这个玩音乐的圈子里了。所以避免不了会听到关于各个乐队的消息八卦。

 

张佳乐去了霸图。

 

我说什么来着?时间不等人啊。

 


听,谁在讲,青春是磨平所有的张扬
看,谁的心,却不曾片刻剥落下信仰
谁在吟唱,如往昔,穿越过人海茫茫
谁的梦想,多年后,依然还别来无恙


 

其实叙旧真没啥好说的,两个人是因为乐队才走在一起的。但是有手伤这个结,张佳乐连乐队什么的都不敢说太多。没坐多久就从咖啡厅里出来了。趁孙哲平去取车的时候,张佳乐蹲在咖啡店外的马路牙子上小声哼起了《悲伤童话》。

 

收到那条短信他就知道窗外的乐队跟孙哲平有关系。不然哪里有那么巧。唱的是以前他的歌,还在他们家住的这条街。这个人,变了。都尼玛会试探、会约会、会泡妹子了。

 

话说…谁不会啊!!!

 

好吧,这儿蹲着的这位就不太会。虽说也有了固定的粉丝了,但也不能把粉丝当真爱不是?

 

话说这歌..还挺应景。

 

“听,谁在讲,青春是磨平所有的张扬
看,谁的心,却不曾片刻剥落下信仰”

 

孙哲平坐在驾驶座上还没开到店跟前,看到的就是这么一幕。乐乐闭着眼,眉头略微皱起,头抬着不知道扬起的是百分之几十几的仰角,总之就是最美的一个侧面。他在唱歌。

 

周末的马路有多喧闹,可孙哲平什么都听不到。四周匆匆的人潮都是灰暗一片,只有张佳乐是上了色的。他突然想起那句词儿,

 

“谁在吟唱,如往昔,穿越过人海茫茫
谁的梦想,多年后,依然还别来无恙”


谁用倔强描画着不曾失落的天堂
谁又在旁将聚散离合共尝
或许明天你会转身从此独自流浪
只虚构幻想怎够我念念不忘

听,谁在唱,如往昔,穿越过人海茫茫
看,谁的心,依然还别来无恙
也许明天你会是光芒万丈的太阳
要相信真的成长不会将本心埋葬

 

 

乐乐,别来无恙。

 

 

Fin.



                                 


原谅这个人fin了以后还要废话。。


霸图乐队也是借了坂道上的阿波罗的梗【流泪


没办法文废啊。。



评论(1)
热度(5)
©Kaiy. | Powered by LOFTER